huamei-banner
  •  
  • 小金門工兵營營務官懷舊記實

  •  
  • ------ 王懷德     (更多)

    照片: 33師在小金門的營務連長官(后排右2/作者)


    1960年服預官役,派赴前線小金鬥,即烈嶼,在陸軍第 33 師工兵營當營務官。 1960-1961年的小金門仍處在「單打雙不打」的金門炮戰期間。 「單打雙不打」是823炮戰之後的單方面的緩衝之計,逢單日炮擊,雙日停火。 「單打雙不打」一直到1979年1月1 日中美建交才停止對金馬地區炮擊。

    823 炮戰指的是在1958 年 8 月 23 日到 1959 年 10 月 5 日,於 44 天內大陸對金馬地區的炮擊,著彈 50 萬發,平均每平方公里遭炮擊 3160 發,破世界記錄。 小金門首當其衝。 小金門是外島中的外島,前線中的前線。 位於福建省九龍江口,廈門灣內。 面積18平方公里。 最近的小島距離廈門海岸線不到半公里。

    在小金門服役是很值得回憶的,還獲得難得的戰地經驗。 56年來,午夜夢廻,還時常想起當年在小島上與純樸老戰友夥伴,互相照顧的生活细節及感人情事。 我是營務連中最年輕的長官,而老兵們都是曾參加過國共內戰及韓戰,身經百戰的反共義士。

    衝鋒上陣 - 大學期間,我們已經受過預官基夲訓練。 大學畢業後,在工兵學校受12周技術訓練,即分發到33師。 先坐軍用班機到金門,向金門防衛司令部報到,候命上登陸艇去烈嶼。 上登陸艇前,對我們的要求是全付武裝,手持卡賓槍。 軍事動作要像二次大戰中諾曼第登陸電影中的鏡頭一樣,祗是我們扮演演員而已。 我們在午夜後作業,摸黒中進行。 從大金門的水頭碼頭到小金門靠近西宅小村的沙灘,距離不遠,但也化了近40分鐘。 喀嚓一聲,登陸艇艇底衝到沙灘上了,艇艙前門板下降,我們就踐著海水快步跑到島上掩體,沒有機槍聲,也沒有炮彈襲擊,安靜中衝灘上岸,也夠刺激的。

    膽顫心驚的炮彈 - 到達小金門的當夜是雙日,翌日是單日,徬晚炮擊開始。 炮彈從頭頂上飛嘯而過,發出「噓」聲,看戰爭電影時曾聼過的音嚮效果,不同的是我的兩條蹆不聽我使喚,抖擻得厲害。 一種人體的自然反應,害怕。 不需要別人告訴我,這嘯聲能奪人命。 我還正在與老兵們談天說地,他們笑談自如。 而我這新兵當場出醜,坐着連站都站不起來。 老兵們安慰我,每個人都有這種經驗,過一會,你就會辦別噓聲的方向,判斷炮彈著彈地點離你遠近,你就學會自保。 果然,一個炮彈飛過頭來, 噓聲特别嚮,短而急促,就在我們附近炸開。 老兵關照,要躱一躲了。 我們就進入隧道地洞。

    小金鬥經過 823 的洗禮後,地面上幾無寸土沒被掀動。 一年過後,我踏上小島,島上仍然沒有一棵樹。 小樹苗祗有兩三尺高。 路旁都是四通八達的壕溝,满地都是彈坑。 這也証實光靠轟炸,炮擊嬴不了地面戰爭。 炮擊摧毀了所有地上物,而地面下的,不受影響,活動照常。

    查哨 - 營務連的長官每夜的任務之一是查哨。 我們陣地有九個哨位,分別佈置在營區壕溝交义口。 我們駐紥在山上,戰壕四通八達,有些是日常用的,有些是戰備用的。 晚上査哨,除月光外,一片漆黑。 要熟悉壕溝方向,地形地貌及高低地勢,如沒有月光,就得靠手電筒照明,才能認路。 在黑暗中用電筒照明,暴露身份。 在戰地暴露自己,敵暗我明, 可是一大忌諱。 所謂「敵」是對岸的蛙人,時常來襲,刺探軍情。 一入深夜,海岸線上機槍聲不斷,就表示有狀況。

    蒙連長照顧,我新上任的第一周,免了我的查哨任務。 第二星期開始我就輪值上任。 不得不承認,剛到戰地,夜間査哨是富有挑戰性的。 我利用這第一周時間,熟悉地形,壕溝路線,還親自到每個排,每個班向弟兄們介紹自己,我是新來的,夜晚查哨?,用手電筒訉號,一長兩短,就是我。 除了戰地必用的「口令」之外,更多一層夜間識別我的方法。 攷驗膽識,我總算過了関。

    島上生活 - 在島上生活就是盡量利用島上的資源。 那年頭的黃魚相當大而肥碩,由島上漁民出海釣來的,一條黃魚有兩,三斤重,還有更大更重的。 價錢按兩計算,可不便宜。 食客太多,貨源不濟,島上官兵就有14000人。 很難得買到了黃魚,沒有疏菜,就開一罐鹽酸菜罐,再加一斤豆腐,就大快朶頣,勝過任何山珍海味。 島上缺水,飲用水靠軍方水車接済。 洗澡有困難,洗熱水澡更難,要徒步爬山路4-50 分鐘到海邊小村落,後頭或西宅的澡堂。 小村落也有飯店,日常用品商店,為小島上的官兵服務。 週末在小舘吃一餐水餃,金門高梁作伴,盡一日之歡,其樂也無窮。

    小金鬥的自然風景太美了 。 地處廈門灣海濱,工兵營區在小金門的高地,麒麟山頂。 清晨到山頂,視野寬廣。 山頂上原有一觀察站,已荒廢。 我在觀察站上可以看到當年對岸才通車的,行走在鷹廈鐵路上的火車頭煙囪噴出的煤煙與水氣,我也能看到廈門大學校舍的紅瓦屋頂。 最讓我羨慕的是翱翔于海峽兩岸的海鳥,自由自在飛翔于大好河山間。 對岸的白沙海灘,早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就似粒粒珍珠。 我當時在想,有朝一日,一定要再回來看一眼這裡的美景。

    島上過新年 - 在小島上過農曆新年的情趣很難遺忘,每個排都有年夜飯歡聚,每個自己開伙的班也有慶賀新年的聚餐。 我們這些長官們都是貴賓,邀請出席。 防衛小島,每隔一日要受對岸炮彈轟擊的威脅,在這樣的惡劣處境下,居然還能享受到過年的氣氛及大家庭的親情與溫暖。

    為了配合過年活動,島上的軍中樂園請來了一批美嬌娘,小島上掀起了一陣歪風邪氣。 大年初一,師長召集全師訓話。 師長是賈維録將軍,将軍身材不高大,但言詞精悍而犀利,態度誠懇。 一個半小時的訓話,他從當兵的苦悩談到去樂園尋樂。 弟兄們必需遵守島上規定,要有節制,對同僚的忍讓與禮貎。

    這是我第一次聼師長訓話。 話題敏感,說大道理又礙於現塲環境。 不得已選在大年初一訓話,事出有因。 新來的美嬌娘具有吸引力。 很多想光顧樂園的弟兄們,買不到票。 有買連票的,有買包場的,還有挺身而出,談婚嫁願意當女婿的。紛爭中有人惱怒,想動干戈。 師長的一席話,不慍不火,話中有話,平息了火爆場面。 我佩服賈師長老行伍帶兵的用心,深沉良苦。 他的勸導就像是家中的尊長元老,精簡而直爽,用詞粗淺,適可而止。薑是老的辣,将軍的話,一輩子受用不盡, 我深受感動。

    戰地生活夠悠閒的,島上大的工事早巳做完了,做不完的修修補補小工程,工兵營的上百官兵,足能應付。 時值冬令,氣候寒冷又逢春節,長官們竭盡心思,希望在島上過年,大家安份守己,過得愉快。因此安排活動,白天時間全部排滿。 籃球,排球,羽毛球,乒乓球比賽,壁報比賽,內務清潔比賽,比賽及决賽,要求全體棒場出席。

    守衛小島可真不容易,地小,而阿兵哥這麼多,每天要分配大家工作就是一個很頭大的問題。過年不能出工,祗有安排運動比賽節目。

    工兵營營務連的連部是在麒麟山上的峽谷區 , 我們自已開伙,伙伕頭是反共義士,老實得天真可愛,他連自已的錢都管不住,常常抱怨他的錢包不見了。 我備有小金庫,一隻保險箱,很多老弟兄們的積蓄要我代為保管。 我就變成了連上的银行保險櫃,介入了弟兄們的財務管理。 我還保管炸藥與信管,都儲放在我的睡床底下。 開小伙有很多的方便,連上的長官就是我們五個,連長,副連長,指導員,幹事與我。 我們常邀請排長及弟兄們一起來吃飯,談公事也談私事,溝通良好,合作無間。

    過完農曆年不久,33師調防回台灣。 部隊回臺灣後進基地受訓。 我的營務官工作也變得輕鬆了。 1961年10月15退伍。 臨別依依。 (11262017)




    © 2017 CASS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