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mei-banner
  •  
  • 我身上的第二顆定時炸彈爆了

  •  
  • ------ 作者:王懷德     (更多)


    2012年我得了急性胰腺炎,膽結石堵住了胰臓分泌胰酶進入膽管的出口。 經住院手術,先排除堵塞,再割除膽囊。 我名之為我自身首顆定時炸彈的爆發。 5年之後,第二顆定時炸彈爆了。 這次問題出在腎臟。 得了急性腎病綜合症Nephrotic Syndrome. 。

    8 月中旬在 「 瞎拼畝 」Shopping Mall 散步,無意中發現雙腳腳背有水腫現象。 不出五天,體重增加到198磅。 頭昏腦脹而不尿,又逢週末,求醫旡門,不得己,進醫院急診。

    我很少生病,難得進醫院,不太清楚附近幾家醫院的作業情況。 去急診,就去住家最近的SHADYGROVE ADVENTIST。 急診門診醫生是Dr.Vu,他馬上告訴我要找腎臓專科並注射排尿剤,緩解病情。 之後两天,急診看護病房就沒見到一個醫生影子。 急診看護病房祇做試驗,觀察病情演變。 據說這是新的應變辦法,因為美國醫生不夠。 照顧病人由醫生助理負責。 醫生助理的穿著打扮,大模大樣,就像醫生。 言談舉止,也夠水準。 學歷是大學畢業後再讀一年半書,有相當於碩士學位,但不是醫生。 到醫院急診住院,祗有?士及醫生助理,病痛不適旡法與醫生直接溝通,而需經過第三者,由醫生助理隔靴搔癢。 這些看護病房的行政處理及新的改變,我的直覺及事后反省都無法接受。

    在看?病房祇能住兩夜 , 醫保付錢。 超過兩夜,醫保不付。 這些規定,我事先也並不知情。 兩天過去,第三天安排腎臟穿刺取樣手術。 傍晚醫生助理與我商量,要我辦理出院,理由是穿刺取樣屬於門診,可不必住院。 我當即反問,過去兩天在看?病房所作的各種試驗,那有一様非住院不可。 我的病情比兩天前還差,沒有接受任何治療,我可不辦出院手續,我要求治療及注射排尿剤。 晚上十時許, 從看?病房轉到醫院的一般病房。 翌日下午作完穿刺取樣後,返家等候取樣病理報告。 慶幸的是住院三夜, 遇到了一位經驗豐富的腎臟科專門醫生,她一直在注意我在看護病房的各種試驗結果。 腎臟穿刺取様也是她的處方。

    取樣後的試驗,要送到 LOUSIANA路州 的高倍顯微鏡下查看。 三天后檢驗報告就出來了。 病名是MCD (Minimum Change Disease) ,一種細胞病變,腎臟失去過濾蛋白質的功能,蛋白質進入血液,引起水腫,俗稱尿蛋白。 腎科醫生用猛藥治病排尿,限制飲水,每天1000 cc,但希望能排尿2000 cc。 注意飲食,要少糖,少鹽,少蛋白,少碳水化合物,少鉀。 水果蔬菜不設限,糖分高的水果不能吃。

    治療過程中,這個病會引起併發症。 以前是過敏,可能會演變成氣喘。 早期糖尿病患者,可能會變成糖尿病患者。 腎臟科專科醫生祗提醒病人要注意血糖,血壓變化,至於是家庭醫生及過敏科醫生的職責,她不置喙,由病人自己負責連系。

    我的家庭醫生也是過敏専科,過去幾十年,家人的小毛小病都由他包辦,也能勝任。 幾十年沒換過,平時不生病,一年體檢-次,也多半正常,因此沒發現老醫生已經落伍,跟不上時代。 這次生病,我發現他老了,落伍了,既跟不上時代潮流,也失去了應有的彈性。 正值秋季花粉季節,我的腎病猛藥與他處方的過敏藥物引發藥物衝突反應,全身起紅疹。 他更改處方,認定我有氣喘,用氣喘噴劑。 我體弱氣急而喘氣,可不是氣管收縮,咳嗽,發出呼哧呼哧的哮 喘等呼吸困難的氣喘現象。

    我從沒得過氣喘,不知氣喘發作徵狀。 查訪網上訉息,開始懷疑,就另找專治氣喘的大夫,所謂「第二意見」SECOND OPINON,由他評斷我是否真有氣喘。 我的徵狀連專治氣喘的大夫也表示了懷疑。三次門診後,肯定我沒得氣喘,停用所有過敏藥及氣喘噴劑。 那就是我先前的老醫生誤判了我得氣喘,也用錯了藥。 這一折騰,多吃苦頭兩個月。

    我的腎臓專科醫生非常尃業,言短詞簡,字字珠璣。 要求病人與醫生緊密合作,病戶有很多工作要做;量血壓,血糖,進出水量,體重増減,對藥物的反應等。 看門診之前,最新的驗血,驗尿的報告要先送到醫生辦公室。 她審問病人像教授,什麼是應該做的,什麼不該做。 判斷病情像法官, 有根有據,分析病情的進展,如何去應對下一步。 關照我,?方的猛藥,副作用很大,會影响病人情緒及脾氣,家人會無法忍受。這段時間,病人要節制,忍耐,否則家人都不願接近你。 短短30分鐘的面談,走出她的辦公室,她的袐書遞交我一份才剛看完病的總結,醫生交代事項全在上面。 新科班出師的醫生,對病情的交代,仔细而一清二楚。

    我對於自己的病情在網絡上也學了不少。 医生指示進水量限制到每日1000 cc,而出水量要達到2000cc,這就有強人所難。 但仔細推敲,身上的水腫一定要排除,祇有進少出多,才能消腫。

    我就利用這個機會又發牛勁,把自己當作實驗室中的小白鼠,對自己作出一些苛求,超過了醫生對我的要求;腎功能不佳,要少喝水,那就儘量少喝。 我去過新疆,學會了在新疆喝水要淺嚐即止,這下用上了。 我減少進水量到我能忍受的,最低每日500cc。 腎功能過濾蛋白質出障礙,我就乾脆禁食魚、肉、豆類含有蛋白質食物,又少吃米、麺。 維持生機就靠水果及疏菜,保持排泄通暢。 在掙扎中,曾經10天的體重停在197磅,不上下下。 然後突然快速下降。 有一天五小時內,排尿1500 cc,在卅天內,降了34磅體重。 腎功能居然在六周內逐漸恢復。 但是體重突降,肌肉流失,體力喪失嚴重。肌肉不可能在?天內就能長出來,連從坐姿到站起來都有困難。 再加上用拐杖,不熟悉使用技巧,摔交跌倒多次,蹆筋裂,熊貓眼。接着看骨科,心臟科,照X光, MRI,復建,一連串的忙碌。期望體力復原到正常,尚待時日。

    関心我健康的親朋好友,想瞭解我的近況 ,我附了下面一首:

    病來如射箭,病去如揹縴,
    幸遇良醫助,復原在意中;
    兩蹆乏無力,摔交增隠衷,
    磿難病中苦,方知健康功。( 12252017)




    © 2018 CASS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