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mei-banner

深秋歐陸河航游 (五)

------ 王懷德     (更多)


河航瑣語 - 河航旅遊少辛苦。 這次河航同船的有140位。 其中95位都是曾經參加過GCT旅遊的老主顧。 有幾對老夫婦居然走同樣的這條路線有四,五次之多。 究其原因是路線相同,而停靠的碼頭不同。到了碼頭,去玩的景點不同。 旅遊的季節不同,景色不同。隨遊客的年齢增長,健康情形的變化,每次旅游的心情也不同。 全團中近15% 以上是80歲以上的老人,出來走走,吃吃喝喝。 能走多遠就走多遠,不能走就少走幾步。 出門尋樂,享受大自然風光,而不勞累。河航有這樣的方便與自由。

我們也學到一些乖巧。 坐河航要訂上層的房間。 較高層的,上甲板,少爬樓梯,觀景方便。近餐廳,用餐方便。近客廳,參加船上活動,拿茶水方便。 儘量避免住沒有窗戶的房間,河航的船上空間太小,泡在自己的房間內時間較多。出來旅遊如果白天見不到陽光,不易適應, 也不符合旅遊的初衷。 近底層的房間有缺點,房間靠近船身的邊沿,河航通過閘門時,船與閘門的距離,兩邊僅一尺淨距。 船駛進閘門時,船會與閘門碰撞,這一連續的碰撞會把你從睡夢中驚醒。 河航十四天中,要經過66個閘門。 最窄的閘門是通過美茵-萊茵運河,在運河中的閘門就有16個。

事先已有人關照我們河航旅遊,房間不宜在底艙。 因此我們訂的房間是在底層的上一層,但仍發現有缺點,太靠近船頭,緊臨引擎房。 每次開船,靠岸,引擎噪音怒吼。 一分錢一分貨,訂房宜訂在上層為佳。

河航當然是為老人設計的,所有活動都是為老人的體力著想。 一到碼頭,就有巴士帶我們進城。 即使有這樣好的安排,每天走的路不少,仍超過一萬步,近四英里路。 平時在家,每天也走上近萬步,不覺辛苦。 而千年古镇的馬路,都是石塊鋪的,相當平整,但有上坡,下坡,台階。 老人走在這樣的馬路,要保持平穩,還很費勁。 連續十天后,我的右腿膝蓋關節開始抱怨,希望能加上一點潤滑劑。 小腿肌肉緊縮,要靠三顆ALEVE止痛。

歐陸河航比洋航 Ocean Cruise稍贵。一對從密苏里州, 聖路易市 St. Louis來的夫婦首次参加歐陸河航,他們覺得船價倒不貴,加上坐飛機過大西洋就貴了。他們以前都是在聖路易市坐美國國內河輪, 在密西西比河上下游覽,朝北到明尼亞波里土Minneapoli, 往南到紐奧良New Orleans.每人船票房價超過400美元/天。他們就住在聖路易市, 省了來回坐飛機。據他們告知在美國的國內河輪上, 遊客年龄更老, 都上了85?。因此,上了歲數, 祗要口袋裡還有幾文,不出國境,就在美國國內也可上河輪游山玩水。

河航中安排很多有教育意味的話題,有專题演講,也有些是家常閑談,很多是有趣的,也值得深思感嘆。 在維也納的街道上,保持得乾乾淨淨。 當地有現定,養狗人家帶狗出門散步,必需有狗鏈牽著。 狗的善後,狗主人必需負責清理乾淨。 如不遵守,處罰款36歐元。 奧地利人遵守法律,執法也嚴。 因此在街上散步,不怕踩到養狗人家散放的地雷。 同樣在歐洲的義大利的城市,相信也有同樣的法規,但執法不嚴。 回想去年返台省親,一早去臺北的大街小巷,野狗到處亂竄,地雷滿地,行人寸步難移。 相信臺北寶地也有法現,野狗沒人管,家狗的主人不負責任,市府當局執法不嚴,似乎太多的民主自由,而有法不治,帶给社會大眾的福祉與方便反而有減而無增。

導遊也時常有輕鬆话题:歐洲人自已互相調侃各地人的習性,德國人嚴謹,守時守法。 義大利人散漫,法國人浪漫,荷蘭人小氣。 在美國,一夥人上餐廳吃飯,各自付自已的帳單,稱”Go Dutch”,學荷蘭人。

有一次俄國人,美國人與奧地利人在一起互相比劃。 俄國人誇說他們俄國人是最早把人送到太空。 美國人說是他們美國人最早把人送上月球。 輪到奧地利人,奧人說他們正有計畫把人送上太陽。 大家不以為然,太陽太熱,那有可能送人上太陽。 奧地利人辯稱,他們準備等天黑了,沒太陽時就送人上太陽。 奧地利人說德語,緊鄰德國,但就是比一般德國人,守時守信差一點。他們喜歡聽聽音樂,喝喝咖啡,不太實在。都是導游說的,故妄聴之。

這次旅遊巧逢一對從紐澤西州來的一對華裔教授夫婦。 教授年輕時在校就讀時,有機會去當法庭中的漢語翻譯。 80年代,紐約市區擁進不少從國內來的移民,犯下案件。 法庭開審,法官問訊,當事人不諳英語,由法庭聘請人員當庭作口語翻譯。

有一件案子很單純,在中餐館中打工的中年漢子,下班後順手牽羊,把餐館中冰庫中的冰凍蝦,搬了幾箱上了自已的汽車。 隨即被餐館老闆逮著。 打工的辯稱是他自己從別的鋪子買的。 這就告上法庭,法官要求雙方提出證據。 老闆提出有力證據,從那裡進的貨。 打工的車上找到的幾箱貨,條碼與冰庫中的存貨都相符。 被告提不出證據。 五分鐘的審查庭,很快結案。 法官當庭宣判。 按美國法庭規矩,宣判時當事人要站立聆判。 問題發生了,當事人站不起來。 法官問:為什麼? 當事人答:正在流血。 一看犯人,臉色灰白,似有不支現象,情勢嚴重,法庭中不要出了人命。 法官馬上問:那裡流血? 答:下部。 法官再問;前面還是後面? 答:後面。 那裡的後面? 這下把當翻譯的給問住了。 請求法官,能不能讓他翻查一下字典。 法官允許查字典。 翻譯把那個字找到了,Hemorrhoid,痔瘡。 法官聽後微笑,允许坐着聆判。全法庭大笑。

有一次審查庭,也是小案子,一位從國內來的老中到商店中拿了人家店鋪中一隻漂亮皮包,沒付錢,走出店門,被警衛人員發現。 告上法庭。 法官問拿了店鋪東西,不付錢,為什麼? 答:我認罪。 法官驚訝了。 一般這種案件上了法庭,當事人多半會狡辯;沒有偷, 在别處買的,或錢已付過等。 但這個當事人自承他有罪。 這個審查庭就不必再繼續開下去。 但法官還是很耐心地問:你為什麼拿人家的商品? 答:我喜歡。 問:你喜歡這件商品,你就買,為什麼不付錢? 答:我沒錢。 法官沒轍,宣判把皮包還人家,罰款美金30元。 結案前法官問;還有沒有其他問題? 這位誠實老中舉手問;他有問題,這罰款到那裡去繳? 法官不得不解釋,這不是你要問法官的問題, 這是手續,你就少費心吧。

旅遊中發現很多不為人知,不合常理的趣事。 你不可能相信這些日常小事的會發生,但是確實存在。 譬如這幾對船上的老夫婦一再重覆走這同樣的河航路線有四, 五次之多。 不說不知道, 聽到了會暈倒。天下這麼大,美景到處是,難道有錢無處化,死心塌地到如此程度。不過這條旅遊路線確實規劃得很好,也值得推介。 沿路的景點美,有足夠的自由時間可隨心所欲,走走看看。傍晚的餘興節目,午餐及晚餐很豐富,免費供應的紅、白、啤酒等,都值得稱讚。小城中有一些很幽默的牆畫,雕塑, 看之后能舒暢人心,逗引遊客會心一笑。這些也代表了小城當地的文化與歷史背景。

旅程的最后幾天,有幾位旅客感染病毒瀉肚,咳嗽等。這是坐游輪最怕的麻煩,群居在緊閉空間,细菌容易傳染。船上採公開透明政策,每天傍晚宣佈有多少旅客臥病,叮囑大家勤洗手,防患予未「染」。船上每隔兩小時,在公共場所作清潔消毒,疫情才得以控制。

河輪上幾乎是清一色白人老美。這次有幸遇到一對能有共同語言,都出生在上海的夫婦,更增加了我們旅途中的樂趣,談古述今,既可用滬語交談,也可交換當年大地變色,他們走過的苦難歲月,我們在小島上掙扎奮鬥的辛苦日子。

總結這次旅遊:朝霞遊古鎮,夕晚酒筵羹;悅目寛心景,船中笑語聲。(全文完)


© 2017 CASS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