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mei-banner

深秋歐陸河航游 (四)

------ 王懷德     (更多)


維特海姆,海德堡,科布倫茨

維特海姆 Wertheim
– 位于陶拔河 Tauber 與美茵河的交匯處,人口 2 萬 2 千。 山頂上有當地 的地標,維特海姆古堡。 城中景點有玻璃博物館,早年這裡的玻璃工業很發達。 我們去 城中走一圈,40 分鐘就走完了。 剩下的自由時間可爬山到山頂古堡,俯視兩河交匯。 1618-1648 年間,天主教與新教的 30 年戰爭中,這個城是主張新教的,也就是贊成馬丁路德 派的,當時的戰事至為激烈,原本有十餘處城堡俱 ,現在僅存一處。

傍晚的一場演講非常精采。 由當地的一位家庭主婦,62 歲,曾經是中學老師,根據她自 己的瞭解,談猶太人在德國被欺侮的歷史與實情,現在的維城沒有剰下一個猶他人。猶太 人的墓地仍保留。 早在 1215 年教皇,Pope Innocent III 宣佈猶太人祗能從事貸款工作,這 使猶太人沒有其他工作可作。 希特勒怪罪猶太人控制德國經濟,乾脆幹盡殺絕,把猶他人 都處理乾淨,連欠猶太人的債也不用還了。 這腔言論還是首次聽到,也很有邏輯。 她談 到她自己從小讀的德國歷史,那是從羅馬時期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為止。 二次世界大戰 的起因與經過,她那時讀的歷史書本上不提,也無從瞭解,沒有人願說,也沒有人敢提, 完全無知。 真正把殺害猶太人,惹起二次大戰,承認納粹政權犯下的錯誤,一直到 1977 年才見諸于德國學生的歷史書本上。

這些罪證,德國政府隔了近 44 年才對德國老百姓公開。 我聽了至為驚歎。 同樣是二次大 戰戰敗的日本到今天還在躲閃,更改當年侵華的罪證,也還沒有承認過日本 1931 -1945 年間曾犯過對東南亞侵略及珍珠港事變的錯誤。 日本人到今天仍看不清自已的過去,拒绝 面對沉重的歷史責任。

海德堡 Heidelberg – 曾到過海德堡多次,前幾次路過訪友,去海德堡大學,這一次是隨團去了15世紀留下的哥德式海德堡。 專寫旅遊介紹的作者Ric Steves,他的介紹德國旅遊書上沒有好好推薦這個城市,太多的美國遊客把這裡的一切都商業化了。

是在萊茵河的支流,奈卡河 Necker 上,人口 14 萬,1/4 是學生。 海德堡大學創建 于 1386 年,是德國最古老的,也是享有盛譽的有名大學之一。 1954 年好來塢電影「學生王 子」,以這裡為背景的故事,風麾全球。

古堡位於離水面 200 米山上,俯視海德堡全城。 旅遊巴士帶我們上山看廢棄的古堡,從留 下來的的遺跡可以想像當年確實有其輝煌歷史。 古堡山下的城市在二次大戰中未遭轟炸, 全城得保持原狀。 戰後是美軍駐歐總部所在地。

科布倫茨 Koblenz – 到達科布倫茨之前的 50 公里水路是萊茵河兩岸風景最美的河段。 GCT 旅游公司屬最早開發這條航線的其中的一家,老謀深算,昨夜船就停靠在 Rudesheim 過夜, 第二天一早 8:45 分開船,讓遊客在船上觀賞這段兩岸美景。 這段河流上沒有橋樑,兩岸 有 18 座城堡。 河流湍急而曲折多彎,恰逢秋天季節,兩岸種植葡萄滿山滿谷,排列整齊, 一片金黃,就像國內雲南山地的梯田,賞心悅目。 兩岸上有里程標記,從 Rudesheim 開始 第一個城堡,KM 534 Ehrenfels,到科布倫茨的 KM 590 Ehrenbreitsein。 每個城堡及沿岸小城都有一個歷史故事。 可惜我們的年輕導遊,經驗不足,沒有抓往機會好好解釋。 有 幾處城堡是開放參觀的,

如: KM 534 Rheinstein城堡,外牆是13世紀,屬中世紀的建築,而內部則是19世紀,曾經是公爵的打獵皇室。

KM 554 The Loreley蘿蕾萊石是過往遊客的景點之一。一塊突出水面123米的陡峭岩石。 此處水深湍急,彎道曲折,船隻航行到這裡,要小心慎行,掌控不易。 相傳少女,蘿蕾萊失戀,投河自盡後變成女妖,在這裡歌唱,引誘過往水手,抬頭注視大石,一不小心,就會撞上岩石,船毀人亡。 河道彎曲,陡石擋道,遇逕風會有呼嘯聲。文人雅士,包括馬克吐温,作詩吟歌憑想像編造神話,風聲如怨如泣,我們這些觀光客如癡如醉,明知虛設傳說,還狂按相機,攝影留念。

KM 556 Katz Castle, 城堡建于1371年,1900重建,1995年日本商人化了四百萬美元買了下來。 因城堡接近名勝蘿蕾萊石,計畫装修開發,吸引日本人來觀光。 但修建計畫遭當地人反對。 現在變成荒廢鬼城。 KM 580 Marksburg Castle 有三個煙鹵,是造型最美的一座城堡。 中世紀以來,從未因戰爭遭到損壞。也可能是地處高地,不易到達,碩果遂僅存。 現在開放為博物館。

科布倫茨 城是萊茵河與莫瑟河 Mosul河的交點。 莫瑟河南行可通往瑞士境內的的Basel城。 我們午餐後下船逛科城,人口11萬。 這個城自古羅馬時期以來就是一個重鎮。 走到大街盡頭是另一新的旅遊景點,可坐纜車到蘿蕾萊石的石頭頂上看風景。 此地緯度已高,北緯50.35秋天的下午四、五點,已經夕陽西下。 今天是周日,商店關門,我們祗能在大街上逛,在門外看櫥窗展覽。

晚飯後的餘興節目是由當地老年非營利組織合唱團表演, Shanty Choir Lahnstein。 合唱團團員都是曾當過水手的老男生,62 – 86歲。 近卅人,一小時的精采表演,合作無間。 小鄉下的德國佬,能自娛自樂,與眾樂樂,逗得大家開心。德國人都長壽,平均壽命81歲。晚上八點,老水手們還上船為我們作表演,這是延年益壽的好榜樣。

科隆 Cologne 是德國第四大城,僅次於柏林,富蘭克福與墨尼黑,人口一百萬。 二次大戰中,曾遭轟炸262次,全城95%建築被毀。 今日所見市區內的高樓大廈,全是戰後複建。

今早巧遇淒風苦雨,旅程中十餘天,難得的雨天。 曾經來過科隆,對這城的印象就是雙塔尖頂科隆大教堂。 教堂外部的雕塑細緻,教堂內部的彩色玻璃圖案,無與倫比。 下雨天逛街,也走不遠,乾脆就躲進大教堂,欣賞五彩繽紛的教堂玻璃窗。 大教堂的管理,氣度不凡,允許攝影,閃光,不閃光,都不禁忌。 這個教堂每天來此遊客超過兩萬人。

教堂對面有一博物舘 Roman Germanic Museum,對考古有興趣的不可忽視。從橱窗外面就可看到一塊有圖案的鑲嵌彩色拼磚地Mosaic。在二次大戰中建造防空洞時在教堂附近地下發現的近两千年前古董,AD 41-54。 這塊拚磚上的圖案是記載有關羅馬酒神, Roman god Diaonysos的故事。圖案由超過上百萬的小石塊,玻璃及瓷磚拚組而成。由圖案上可以想像當時羅馬人的生活享受已經相當富裕,這也可印証所見與義大利的龐貝廢城,Pompeii,AD 79年代相同。

阿姆斯持丹 Amsterdam 荷蘭首都,安排坐游輪,在市區的河道內穿插兜風。 這倒是新創見。 不必用兩條腿走,街景就在眼前。 曾聽說過的水上家庭,一排排的就停靠在運河邊,看得見船上的客廳,飯廳,臥房布置。阿城地小人多,整個城在海平面下,陸地上寸土寸金,不得不侵佔河道。

受時間限制,在阿姆斯特丹的短短两、三小時自由時間,可去梵谷博物館,但要坐市內巴士去,而博物館的遊客有多少,是不是還要排長隊,買票,進場, 都不清楚。 如果游客太多而踴擠,浪費在人擠人的時間可能比看畫的時間多。我又是一個慢郎中,一張畫如能吸引我,仔仔细细能看上20分鐘。 或另一選擇,就近在火車站附近,逛逛紅燈區,見識一下當地的人肉市埸。 商量最後結果是去中餐館吃一頓午餐,畢竟是兩周來未進一粒米飯。

阿姆斯特丹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城市,街上走的人雜;披頭散髮的,句肩搭背的,面如黃臘的,黑袍包頭蒙臉露兩隻眼晴在外的。大街上掛著彩虹旗,店鋪賣的商品也都是這一類,到處能聞到抽大麻煙的味道,充斥,彌漫著色、情、毒。

这段旅遊總結如下: 海德堡的有名是因為美国人的爱, 萊茵河段城堡景色之美, 獨一旡二, 科倫大教堂仍是人間最愛, 阿姆斯特丹的煙色毒, 觸目驚心。 (待續)


© 2017 CASS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