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mei-banner
  •  
  • 民主死于黑暗中

  •  
  • ------ 王懷德     (更多)


    一年前曾寫過《從政與選舉》,談到民主政體有明顯的缺點:諸如少數為什麼一定要服從多數,任何人都可以出來當總統等。 不幸言中,2016年美國大選,一個商人,不是政客,人品不夠好,對美國立國精神也模糊不清的,出來競選,居然當選,進了白宮。 他的言行舉止,不合常規,天天爆出新聞,把媒體逗得團團轉,沒有人能預知政府的決策走向。 受惠的是退休養老在家的,每天看報紙上的新聞報導、專題評論、誹聞假聞,報紙內容變得比以前豐富多多。 據說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銷路大增,看報紙的人數增加了。

    最近白宮的第一女兒抱冤新聞界對她老爸的作為,報導不公。 新聞界故意挑撥是非,無中生有, 民調下降到36%。 她的老爸才上任不到六個月,居然民調有超過60%的美國民眾不贊成川普的作為,這那有可能。 她嬌嗔說當初是美國投票人的選票把她老爸送進白宮的。 說的似乎是言之有理,因為川普上臺之後的作為多半是為了實行他在競選期間對選民的承諾。 但2016年的大選,投票率祗有54.3%,將近一半的選民沒有投票。 而川普的得票率是46.2%,去投票的選民大半都沒有投票給他。 如把這兩個因素加在一起,贊成支持他的美國民眾就祗有不到30%而已。 再由於他的做事作風,異于過去的歷任美國總統,除非有斐然出眾的政績,他的民調將持續低迷。

    六個月來川普政績不佳,雖然簽署了上百件行政命令,但至今祗有一件是他在六個月內完成的立法案件,大法官補上了缺席,那還是霸王硬上弓,共和黨以超過半數多數黨名額通過提名案。 其他立法提案全被封殺,堵塞在國會與法庭裏。 商人做事,唯利是圖,不按常理出牌,詐術,謊話連篇,走在法律的邊緣,黑白不分,言而無信,變化多端,一旦運用到政壇上,可就造成時刻分秒都是新聞,不知真假, 亦難辯是非。 如仔細觀察,分折一些個別的,搖擺不定的例子也有一些玄機端倪可尋。

    退出巴黎氣候協定 Paris Accord。 全球氣候變暖,排放二氧化碳會造成空氣污染。 但氣候變暖完全歸因於二氧化碳的排放仍待進一步的確認。 人類智慧對宇宙界的變化還瞭解的不夠。 有紀錄的各地氣溫變化不到幾百年,華盛頓地區有紀錄的才117年。 至今我們不清楚20世紀70年代中的40年,全球氣溫持續降溫的原因。 至於地球上過去40多億年的歷史至少曾出現過大小七次冰川期的原因,我們也弄不清楚。 如去亞利桑那州的大峽谷,導遊會指給你看峽谷峭壁上冰川期的確實存在。 但巴黎協定純屬個別國家志願承諾,沒有強制執行條款。 川普為了要實行競選諾言,增加國內就業機會,寧願犯眾怒,唱反調。

    川普上任後首次赴歐,宣佈歐洲國家要負責自已的防衛開支,不能再繼續依賴美國。 川普透露美國每年負擔了超過50% NATO北大西洋公約的經費,而很多參加該組織的歐洲國家連該負擔的國防費用都不願承擔。 川普指出那是用美國老百姓交的稅金來維持歐洲國家的國防,這番言論很能打動美國人心。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是二次大戰後,1949年成立的一個防務協定,當初是針對蘇俄的武力擴張,現在已發展到有29個成員國。 沒有川普的指責,美國老百姓不知道歐洲國家的防務,是老美出了大本錢。 歐洲這許多小國家,地小,人少,海岸線又長,像挪威,丹麥,瑞典,立陶宛,愛沙尼亞, 拉脫維等國,要他們自已捍衛自已國家領土主權,確實有困難。 還有一些國家,像波蘭,匈牙利的邊界沒有什麼天然屏障, 易攻難守。敵人來襲, 可長驅直入, 一個黑夜, 敵人就到家門口。北大西洋公約成員國中祗有五個國家;美,英,希臘,波蘭,愛沙尼亞確實付了應該負擔的費用,其他國家都要靠別人出錢幫他們看門,守衛,這也有點說不過去。

    廢棄奧巴馬健保案 OBAMA CARE,另立健康保險修正案。 由於奧巴馬健保要求人人有健康保險,不參加健保的,要處罰款。 實行奧巴馬健保七年之後,發生一些問題。 很多承辦健保公司因健保法案的规定, 不能拒保, 造成虧损而竭業。而全美有五個州,祗有一家健保公司負責該州的健保服務。做生意的少了競爭,保費就年年增加,很多中低收入户付不起保費。 這五州是阿拉巴馬,阿拉斯加,俄克拉荷馬,南卡羅來那,懷俄明。較嚴重的是醫療救濟Medicaid費用的遂年暴漲,花在醫療救濟的費用巳經接近聯邦政府收入的10%。 分攤醫療救濟的費用是地方政府負擔20%,聯邦政府負擔80%。 由於地方政府監管不嚴,造成聯邦政府每年醫療救濟開支增加, 幾近失控。 唯一辦法是將燙手山芋丟給地方政府,共和黨提出的健保修正法案就包括了幾年之後,醫療救濟費用全由地方政府負責。

    奧巴馬健保案確有爭議之處,人人有健保是原則,中低收入户的條件,不是貧户,不够資格申請醫療救濟,而健保費用太貴,買不起健保要受罰,這就不通情理。共和黨上臺執政,國會參眾兩會都是共和黨天下,理該順手推舟,有折衷機會通過修正案。 但事實不然,共和黨內部爭議不休,無法取得共識。

    今年二月起,華盛頓郵報的刊頭下,列了一句格言:「民主死于黑暗中,Democracy dies in darkness」。 故且不論這句格言是否影射川普的作為,或是警惕執政走向,但民主政體被挑戰是肯定的。 5月9日,川普開除了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Comey,因為科米正在調查2016年總統競選期間的川普競選總部通俄案。 這項罷免引發了司法部聘請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穆勒Muller任特別檢察官。由他負責調查通俄案,及白宮是否有阻擋法務公正,濫用權力的罪嫌。 通俄案己有證據,川普的兒子公開了通俄的電子郵件,他的女婿也承認會晤俄方使館人員,祗是罪證還未證實有無不法情事。 穆勒德高望重,處事低調嚴謹,開始調查川普及其家族的金錢往來。 川普放話查帳查到他的頭上來了,至為不滿,他處心積慮想把他的司法部長塞申斯 Sessions逼走,然后向穆勒開刀。 他入主白宮不到146天,國會內己經響起要彈劾總統的警鐘。

    想當年尼克遜總統的水門案,因彈劾案請辭下臺,尼克逊犯的錯誤也不過是妨礙司法公正,濫用權力,藐視國會及湮滅罪證等。 川普上任半年已有種種跡象有可能將步尼克遜的後塵。 不敢相信已立國241年的美國,面臨危機:「民主死于黑暗中」。
    (07272017)




    © 2017 CASS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