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mei-banner
  •  
  • 面對暮年

  •  
  • ------ 王懷德     (更多)


    暮年是老年或晚年。 幾歲才算是老年,說法不一。 多年前去美國南部,在公路旁的餐廳吃飯點菜,就有 老年人菜單Senior Menu,老人點菜有優待,問服侍的餐廳人員,幾歲才能享受優待。 答曰:55歲。 退休前申請美國政府的社會安全月金,俗稱「老年月金」,祗要在美國連續工作滿十年,年歲滿62歲以上就可申請,算是提早退休,未到政府規定的退休年齡,月金要打一個拆扣,拿不到全額。 退休後參加華美老年協會的活動,享受美國政府補助的老年營養午餐,年滿60就夠資格享用,甚至於其配偶,不限年齡,亦可一起用餐。 因此老年的定義是55-65歲以上。

    一位日本女作家,東京社會學系教授,上野千鶴子,于2014年出版了《一個人的老後》,引起日本老年社會的注意,書中提醒在日本的單身老女應該注意的事項,頭頭是道。 她把晚年分成兩階段;初期的高齡者,65- 74歲,及晚期的高齡者,75歲以上。 這位學者是1948年出生的,比我還年輕很多,己經對老後有充分的認識及準備。 讀她的書,喚醒了我,要確實面對晚年,人在這個世界上的年月是有限的。 既然明白這個道理,為未來的歲月,要作事先的準備。

    「不知老之將至」,祗是一直不去認證這個事實。 我們把老年的起點一直往後推移,年輕時,父母輩60多歲時就覺得他們很老了。 到自已60歲時,卻覺得自已還年輕得很,還在世界各地到處流浪晃蕩。 到如今不能再推遲了。 反省一下老態;

    「視茫茫,髪蒼蒼,齒牙動搖。」 那是唐朝韓愈年未四十,《祭十二郎文》中寫的。 我們何其有幸,感謝科技進步,到了韓愈寫文章時多了他近一倍的年齡,他的那些生理衰退現象,我們全都有,但我們有了現代醫療的協助。 視茫是白內障,動手術割除,換上人工晶片,就明察秋毫,大放光明。 齒牙壞損,補牙,拔牙後可植牙,化錢而己。 蒼髪可染,各種顏色深淺都有,頭光了還可植髮,祗是效果不彰。 但腸胃確實是老化了,大不如前。 以前一塊16盎司牛排,狼吞虎嚥,尚嫌不夠填牙縫,現在沒有這樣的本事了。 吃下去後,胃會告訴你它不勝負擔。 最新資訊是身上最早老化的器官是消化器官,比腳還老得早。 「樹老根先知,人老腿先知」,這句話的下半句得更正為「人老胃先知」。

    祖輩的「含飴弄孫」樂趣,可能不合時代潮流了。 隨著年輕人結婚年齡越来越晚,而老人的壽命越來越長,多的是七、八十歲的老祖父母,他們抱孫可抱不動了,反而要靠孫兒女來照顧老人家。「含飴」不衛生,「弄孫」,自顧不暇,可能沒有這樣的情趣了。

    老了,話變少了。 參加一位老先生九十歲生日宴會,老先生說;「話都說完了!」。 學者季羨林晚年時答應雜誌編輯,雜誌每期由他寫一篇人生感言。 他當初認為他有這許多人生經歷,題材俯拾皆是。 不出多時,他發現話題沒有了。 該說的多說了,早已說過,不再重覆。 不該說的,也不需要有他這把年紀的人來說了。說了等於白說,不說也罷。

    對哲理的興趣增加了。 譬如何謂哲學? 中國的現代哲學思想是些什麼? 求教幾位得了哲學博士的朋友,學有專精,對他們的專業有研究,有貢獻,但對哲學的定義,模糊籠統。 一輩子搞哲學的馮友蘭說;「哲學是人類精神的反思。 反思是人類精神反過來以自已為物件而思之」,「以人生物件而思之,不免也要以思想為物件而思之,這就是思想思想。 思想思想底思想是反思底思想。 」這幾句話錄自他84- 95歲最後完成的《中國現代哲學史新編》,第238頁。 我很慶幸這輩子學的是理工,與哲學沒有占上邊,現在有機會去欣賞這些哲學大師的理論,當然不懂,但可以思想哲學中的艱辛。

    對人的生死與信仰,開始有興趣研究了。 對藝術、音樂、美學、文學包括唐詩宋詞元曲,新詩、順口溜等也多了一些皮毛的認知。 書不設限,什麼書多看。 好看的書多化些時間讀,能沉浸于其中,還作筆記。 不著邊際的,言多無實的就翻一翻。 能够体會很多作者是靠筆耕渡日,寫文章有其不得已的苦衷。 涉獵新鮮話題,閱讀的時間增多,寫作的時間減少。 寫作仍然繼續,量少了。 沒有過去的勤快及迫切感。翻閱清華1940年畢業的史固華先生的「雪泥鴻爪九十春」,他在98?高齡,仍有寫作,那可是老人的典範。

    電視劇,電影少看了。 好的電視劇不多,好的電影更少。 總覺得看電視劇是在浪費光陰,而電影的水準應該比以前更進步,但上演的電影居然吸引不了我這個老年人的興趣。 年輕時,看電影是唯一的娛樂。 周未就是看電影。 50年後,很少再到電影院去看電影了。 電視新聞沒有間斷,報紙雜誌,精神食糧也不短缺。 發現自已越來越多愁善感了。看到敘利亞難民,逃難遭拒,無辜小孩被炸受傷,沙灘上陳屍,會潛然淚下,真無奈也。

    晚上的應酬侭量減少。長途開車兩、三小時的路程少走了。 而與朋友的約會沒有減少。

    退休後一度去健身房運動:游泳,跑步,器械操等遠動。 連續幾年後,在某一個冬天的早上去健身房,發現有一批脫光衣服的,互相在剃身上的汗毛,剛開始並不在意,公共場所,祗要不防礙別人,沒什麼事不可以做。 連續多次後發現,原來是幾位無家可歸的,每個月繳了月費,就到這裡來清洗。 環境不妥,孟母三遷為上策。 換碼頭到郡政府辦的公共游泳池,附帶有簡單的運動器械,管理尚可。 最基本的健身還是回到散步走路。 一周兩至三次到附近的商場閒逛,冬暖夏涼,安全可靠,又不費分文。 走上一個小時,散步近6、7千步。 走的速度快一點,即使在冬天也能走出一身汗。

    旅遊仍保持一年兩次,出外走走。 旅遊帶給你愉悅的心情。 找快樂的事情沒有一樣減少;當義工,會親友,聽音樂,聽演講,字画寫作等。

    投資採保守,不冒風險。但市場的變動,政界的替換,還是關心的,因為這些變動會直接應響老本。 不能因退休而脫離社會,也不能因新科技而與這個世界脫節。 生活在這個社會,應該感覺到它的脈膊的跳動。 不走在時代的最前面,但也要擠進時代尾巴的最後面。

    耳稍背,眼未矇,腦清醒,智未弱,能開車,走路還不用拐杖,日常活動尚未因健康受限,但老態龍鍾,乃是不折不扣。下一步該是如何「穩住老年」。




    © 2017 CASSA     All rights reserved